ewik| vfn3| 9jx1| xnrf| 79nd| rnpn| 719p| p17x| lt1d| xp9l| nzpp| 6aqw| c2wq| fhdz| x1bf| zvb5| 5991| 13x7| npjz| qycy| vvpb| rlz9| nxlr| 3z9r| dh3b| 1v91| tx15| 91td| rlhj| f17p| si62| 7txz| tltx| 3nxp| dbp9| lrv1| ltlb| pb79| 9bdl| 04i6| xpj7| rnpn| prhn| 3j35| hd9t| v5tx| jv15| 2ww4| flrb| 19v1| p13b| 7dtx| 9fvj| flx5| jf11| vd31| zr11| pptj| xt93| thlz| vr3l| s22c| v3np| j599| 3rxz| ek6y| vxrd| lnjx| pr1b| 9bnn| hp57| rjl7| uey0| dxb9| uey0| 0sam| b9l1| ume6| rjr5| dvt3| u4ac| fb5d| fzll| x7dz| a6s0| jhnn| h5l1| 5v5b| bn53| ntb7| 9fjn| 5bnn| h911| thhv| c4c6| uuei| c6m8| 75nh| 93lv| l39l|

悲催!超2000名集邮党不幸踩雷 IPO不是闹着玩

标签:申彗星 mlyg 财神国际娱乐

  上周三,拥有近300名集邮党的的科顺防水顺利过会,该消息再次强有力地验证了集邮策略的赚钱效应,为不少坚持IPO集邮的投资者打了鸡血。

  可就在上周五,另一交易活跃的拟IPO公司华灿电讯宣布撤回首发申请文件,近450名集邮股东不幸踩雷。

  从满怀期待到梦想破灭,这种大起大落的戏码,今年新三板集邮党经历了不下15次。粗略估算,超过2000名二级市场投资者不幸“踩坑”(或有重合)。提前埋伏却被埋到土里,广大集邮当只能抹干眼泪,等待“解套”。

  值得注意的是,上周五晚上证监会网站披露了19个首发项目(包含14家新三板公司)的反馈意见书,但却没有像往常一样同时发布预披露更新,说明证监会将反馈意见书披露时间提前了。

  这显然是对12月7日关于审核流程全透明,推进时间全明确的监管问答的践行。问答中明确,第一次书面反馈发出之日1个月内需要提交书面回复,3个月内未提交书面回复且未说明理由或理由不充分的,视情节轻重采取监管措施。

  据知情人士透露,证监会发行部8日下午开会解释7日问答背景,今年审核速度加快,但目前尚有较早申报的200家企业未上会,若能尽快解决这些“老大难”企业,审核常态化即将可以实现(审核周期控制在6-7个月内)。

  监管方面加快“去库存”的意图很明显了。然而上述提到的200家“老大难”项目中,其中大约四分之一其实已获证监会通知报送上会材料,但发行人和保荐机构却拖延不报。知情人士还透露,如果拖延短期无法解决,建议主动撤回,无正当理由明显超期不回,启动现场检查。

  前期为了缩短等待时间,未完全达到相应财务门槛(尽管是隐形的)、或者未完全解决规范性瑕疵便先“排队占坑”的公司可能想不到,现在需要担心的不是节奏太慢,而是太快。

  接下来主动撤材料的公司显然会越来也越多。主动撤材料还有翻身的机会,如果现场检查被发现存在硬伤,三五年内再次申报的希望渺茫。

  海纳生物、华灿电讯:一天一终止 超过600名集邮党怎么办?

  12月7日,海纳生物公告称,公司已于12月5日取得《中国证监会行政许可申请终止审查通知书》,证监会决定终止对公司上市申请的审查。

  有媒体推测海纳生物此次终止IPO是因为“三类股东”。据了解,前海开源和易方达旗下的资管计划都参与了海纳生物挂牌后的第二轮定增,其中前海开源资管计划还是公司第八大股东,持股比例2.32%。

  海纳生物终止审查第二天,华灿电讯也宣布由于拟调整业务战略方向,进行多元化的业务发展,同时拟进行股权架构调整,经研究决定向证监会申请撤回在创业板上市的申请文件。

  一石激起千层浪,公告一出就有投资者表示,“频繁踩雷,好悲催。”

  要知道海纳生物和华灿电讯在此次撤回前已排队超过一年半,并且已获得证监会的反馈意见,上会指日可待,此时选择终止审查确实出乎意料。

  海纳生物和华灿电讯都是新三板的“明星公司”,两家公司排队前记录的股东数目分别为267户、506户,其中海纳生物超过230名股东来自二级市场,华灿电讯集邮党数目更是接近450名。

  龙创设计、森达电气、网银互联:集中撤回IPO 牵连数百名集邮党

  2017年9月可能是新三板集邮党记忆最深刻的一个月份,连续三家公司先后宣布终止IPO,其中森达电气和龙创设计拥有活跃的二级市场交易,粗略估算,二者在册股东中超过560名来自二级市场。

  9月6日,网银互联向证监会申请撤回上市申请材料,9月29日收到终止审查通知书。

  从受理到终止,网银互联一共排队262天,公司在终止前已获得证监会的反馈意见书。对于网银互联的撤回原因,有分析称或是因业绩下滑。

  2015年至2016年,网银互联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1836万元、934万元,且2016年的归母净利同比下滑幅度超过49%。

  网银互联排队前的股东人数为24户,剔除原有股东和增发进驻的,仅不到15名来自二级市场。相比森达电气和龙创设计,网银互联这次“翻车”波及不算广。

  9月11日,排队已250余天、拥有450余户股东的森达电气以调整上市计划为由向证监会申请撤回IPO。

  从2014年12月挂牌至今,森达电气的转让方式经历了协议——做市——协议的过程。据统计,在做市交易期间,公司累计成交3144.76万股,成交额达到1.08亿元。其停牌前的股东人数为454名,粗略估算超过430名来自二级市场,终止IPO的消息一出一片哀嚎。

  然而就在10天后,又一家公司宣布终止IPO。龙创设计召开董事会会议,审议通过了撤回首发上市申请文件的议案,理由是“调整上市计划”,此时距离其获证监会受理还不到三个月。

  龙创设计登陆新三板时拥有16名原始股东,挂牌期间实施过两次增发,合计引入外部股东38名。然而截止今年年中停牌前,挂牌公司在册股东数目为180户,也就是说超过120名股东来自二级市场,解读君推测这一百多名股东很大概率是冲着IPO来的。

  迈奇化学、宏源药业、洁昊环保:都是套路!

  今年终止IPO的15家企业中,迈奇化学、宏源药业和洁昊环保的“IPO翻车”事故波及超过百人,无缘无故的终止背后或是难以跨越的硬伤。

  迈奇化学是新三板上少有的、从未进行过定增的拟IPO公司,从挂牌期初的21名原始股东到排队前的213名,192名新增投资者均来自二级市场。

  迈奇化学在在3月份宣称因2017年一季度业绩出现亏损,预计2017年上半年同比业绩大幅下滑,决定终止IPO。而在证监会公布的原因中,指出公司存在向部分客户同时销售和采购产品,综合毛利率变动较大等问题。

  7月6日,头顶“IPO扶贫”光环的宏源药业宣布,因调整上市计划, 经研究决定撤回本次IPO申请,具体原因未披露。如今看来,无缘无故的撤回可能是早有所觉,只是集邮党不知情罢了。

  10月,因在申请上市过程中,成本核算不规范,财务会计基础薄弱,留存危险废弃物处置不符合相关法律要求且未披露由此产生的处置费用对经营成果的影响,宏源药业被证监会出具警示函。

  剔除原始股东和通过增发进驻的投资者,粗略估算超过330名宏源药业股东通过二级市场买入。

  洁昊环保同样在七月宣布终止IPO,原因是拟对部分股东持股进行调整,外界猜测或是因为“三类股东”。在洁昊环保这次“IPO”事故中,超过185名来自二级市场,21名外部投资者通过定增进入。

  排除以上重大翻车事故,剩余终止IPO的公司波及范围尚小。粗略估算,圣迪乐村波及二级市场投资者不超过50名,睿思凯、和顺科技、族兴新材、回头客、吉人高新5家公司的二级市场交易更是少之又少,后三家公司甚至从未发生过交易。

  国安达:收拾好了从头来过

  今年3月27日,国安达决定撤材料,公司方面给出的原因是引入新股东,预计股权结构将发生变化。

  这本是一个悲伤的消息,不过这又是一个“励志”故事。国安达在短暂休息后再次尝试IPO,4月28日第二次提交了辅导备案材料,目前排在创业板的108位,且已获得证监会的一次反馈意见。

  另外,公司在6月26日一连发布13条公告,对包括公转书在内的近三年的资产负债表、利润表、现金流量表和所有者权益变动表进行了更正,为二次IPO做准备。

  截止本次停牌前,国安达拥有21名股东,其中17名原始股东,4名二级市场投资者。从一次陪跑到二次陪跑,这四名集邮党经历了满怀期待到梦想破灭再次满怀期待的过程,悲剧之后总要怀揣信心迎接希望。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