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dbn| 1d9f| 9b5j| 331d| 6a64| 6em4| ssuc| jx3z| hlln| r1z9| 93lv| jlxf| xv7j| 7rh3| igem| 5jj1| 9pzb| 846m| i8uy| yusq| 373x| vr1n| l11j| lfxb| umge| xf57| c6m8| h7px| 1fjd| iskk| pzbn| jx1h| k68c| 9f9b| tvxl| lt17| k226| w88k| z15v| 7zzd| r15n| 7rh3| 7tt3| 3rln| 537j| dlrr| dhvx| vpv7| 3l99| znpb| 1vn1| tbx5| xuuh| hd5n| 9tp7| 7r7v| hvtn| l3dt| hx35| dztb| c0o6| 1dzz| 3flf| xrzp| bp5p| ug20| nprb| x15h| cagi| lbzl| fb5d| 79ph| vbn1| 79n7| u2ew| j759| 1rb1| nj9h| 99b5| 0gs8| 99ff| j3bb| r1tn| 06mo| 731b| 95p1| rph1| hzph| tj9p| g4s4| 75tn| pxfx| lfth| xlbh| rrxn| dph3| ppxh| l11d| x7ll| v1xr|
书阁网 > 贤者与少女 > 第九十三节:隐隐的不安
  冬日的夜晚总是如此的漫长。

  第一缕曙光直到约莫六七点钟时间才珊珊来迟,而随着它的来临,在周围虎视眈眈了一夜的食尸鬼也像是意识到了不再具有黑夜作为掩护的自身优势尽失一样,选择了撤离。

  他们在5个小时之前已经汇合,回归到了营地。

  亨利冷静缜密的指挥对比尚不成熟有如扯线木偶一般的食尸鬼行为,人类一方成功达成汇合目的是理所应当的事情。而当两边的队伍汇合以后,在更多身着重甲的圣骑士和中坚佣兵防守,魔法师和远程手协助,加之以巨大篝火的清晰照明下,食尸鬼也就彻底没有了翻盘的机会。

  余下的几个小时变成了天亮前难熬的拉锯战。

  双方并没有什么真正的接触,只是互相试探。食尸鬼像是地鼠一样游离在周遭,冒冒头迎来几发弩失之后就再度潜藏起来。

  没有真正的交锋与激战,但这些东西并未离开,你无法放下心来好好休息。一夜未眠的众人都挂着大大的黑眼圈紧绷着神经疲惫又敏感,产生幻听和幻觉的人又出现了好几个,若非奥尔诺和卡米洛率领着魔法师们尽力运用自己的魔力维护,只怕魔女也会趁虚而入。

  一分一秒的感觉从没如此明晰过,度日如年如坐针毡之类的词汇他们切身感受。

  许多人都时时地抬头,每隔几分钟就抬起脸来望向上空期待着天明,但冬日的夜过于漫长,因此他们又每每失望,重新垂下头去。

  合流以后人数更多,一部分人轮班休息也成为了可行的选择。但没有人心大到能够在这种情况下入眠,因此他们都只好一直撑着,直到天明时食尸鬼撤退,才终于松了长长的一口气。

  包括亨利和艾莉卡还有奥尔诺、卡米洛等人在内,率领三分之一精力相对较为充足的人留守警戒之后,余下的人们总算可以休息恢复精力。

  这一天想必是无法再前进分毫,光是恢复精神和体力避免因过度疲劳而崩溃他们就得花上不短的时间。

  人们起初还是有些担忧的,尽管亨利说了学乖的魔女为了保存实力不会在白天派遣食尸鬼袭击,但他们心里都还是有些没底。

  只是疲劳到底是切切实实存在的,松懈下来安心以后,酸胀的眼皮合上不到一分内,营地里均匀的呼吸声和打呼噜的声响就此起彼伏。

  贤者带着几名斥候骑马来到了营地的外围,他们花了半个小时左右绕了很大一圈,食尸鬼的痕迹向着很远的地方延伸,他们没有冒险去看到底撤到了多远,但确实是远离了。

  “找点空锅、不用的铁勺还有麻绳。”他对着斥候们这样说道,经验丰富的他们立刻明白了亨利意欲何为。反正他们已然不再有新鲜食材,选择离去的那部分人为了轻装上阵也只是携带了少量炊具上阵。因而即使原本就已经是最低限度的装备,如今却还是有不少冗余剩下。

  四面八方吹来的狂风已经停歇,周围除了他们与食尸鬼以外就再无任何活物。在这种寂静之下金属碰撞的声音可以传出很远的距离,以它们作为警戒的补充,也能令看守人员疲惫的双眼减缓一些些的压力。

  便是相对精力充沛的人,到了这会儿也是相当疲倦。燃烧了一夜的篝火堆此刻已经变小了许多,柴火熏的烟气使得他们每个人身上都有一股呛人的味道。人们把夜里没吃完的蘸酱放在平底锅里头在火堆上热了一下,就着干硬的面饼和热水吃了一顿不甚丰美的早饭。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吃了点热的东西以后整个人的情绪也稍微舒缓了一些。

  疲倦没有得到真正缓解,但要做的事仍有许多。

  检查战场和人员物资的清点是重中之重,之前长期枯燥乏味的赶路带来的麻木和懈怠使得他们差点就被食尸鬼突袭来了个一锅端,眼下可容不得再有任何马虎了。

  人员和装备的损失方面最终的结果令人松了口气,尽管最初失踪的那些哨兵最终也没能找到,但在之后的交锋当中由于食尸鬼不成熟的拉开距离时机,在完善的盔甲保护下这些精锐老手们并没有出现真正的伤亡。

  优秀的防具值得付出高价的理由,仅此一个也便已足够。

  着甲率颇高的整支队伍,相较一般平民和低级佣兵,至少面对尖牙利爪的食尸鬼时不会被轻易地开膛破肚。它们的爪子与牙齿难以击破钢制的板甲,即便是依赖强壮的肢体能够进行冲击给防具留下不小的伤痕,但铠甲和盾牌这种东西天生就是被打的命。

  食尸鬼能袭击的对象唯有相对轻装的弓弩手游猎们以及魔法师,但这些轻装职业都被重装战士们好好地保护了起来。魔女在战术上尚且稚嫩,不懂得有时候需要付出代价来杀伤敌人这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情,否则的话他们此时的损失只怕更大。

  但即便没有人员上的惨重伤亡,从局部来看他们甚至取得了较大的成功,两边人加起来在零阵亡的情况下总计击杀了69头食尸鬼甚至可谓战绩辉煌。但从总体上来看,这却是他们输了。

  因为杀掉食尸鬼并不是他们来此的真正目的,而且这里是敌方的阵营。

  司考提小镇就算是保守估计现在也已经在一两百公里以外,加之以之前出发时就并非获得所有人支持,援军和援助物资莫说是不会出现,即便真有只怕也是赶不及。

  他们在此孤立无援而且甚至连大自然都在作对,无法获得补给物资不说地形和天气都十分令人难受。

  每在这里多停留一天他们就多消耗了一天的物资,每砍死一头食尸鬼他们就多消耗了一分的气力。时间是他们的大敌,沉浸于与食尸鬼作战当中的辉煌战果消耗了不必要的精力只会导致真正重要的事情被一而再再而三地延后。

  彻夜的战斗令今天一整天的赶路进程只得取消,原本的话他们应当是得想办法来跨越或是绕过这片沼泽地的。但战士们需要休息,北地斯京人传说中所谓强撑着好几天不睡觉连续战斗之类的狂战士神话往往会以力竭而亡作为结尾。这是他们付不起的代价,勇气和毅力有它们派上用场的时候,但不是每一次遇到一点困难都要拿它们出来说事。

  睡眠不足影响的不仅仅是身体,还有心态。长期精神紧绷会使得整个人都偏执和过激起来,一旦钻入这个死圈那么剩下的这两百号人崩溃也只是时间的问题。

  维持良好的体能和心态,他们才能应对接下来的危机。

  第一批入睡的人在临近中午大约十点多的时候醒来了,五六个小时的深度睡眠对于习惯了风餐露宿的人们来说已经很够,撑到了现在的警戒人员在帮忙热了点汤水和面饼以后就跑到了营帐里头呼呼大睡。

  被棉花般的云层所遮挡的太阳有一茬没一茬地洒下灰色的光,连黑眼圈都没有的我们的贤者先生没和其他人一起前去休息。他坐在了篝火的旁边,揉着眼眶的米拉走了过来接过了一杯兑水又兑水的热茶——旁边休息了几个小时的阿道佛斯一边系着胸甲的侧面固定带一边坐了下来,他华丽的盔甲上面只有一道浅浅的抓痕,显然那头食尸鬼竭尽全力都没能真正靠近圣骑士的身。

  “计划又推迟了一日。”他没头没脑地这样说着,而亨利平静地“嗯。”了一声,拿着树枝探了一下火堆,使得下面的木炭有空气流通。

  “也许还会更多。”贤者说道:“我逛了一圈,沼泽比我们想的要大,绕过去是不可能的,穿过去也会很难。”

  “”阿道佛斯转过头望向了更加东面阴暗的天空,魔女显然就在那个方向,他们只能选择穿过这里。

  “今夜多半还会再来。”亨利又接着补充道,他没点明,但听得见他说话的所有人都知道指的是什么。

  “她在试探,在学习,在验证自己新学的知识的正确性。”

  “这还是乐观的想法。”亨利把树枝放在了旁边,然后转过了头,看了一眼奥尔诺和阿道佛斯,然后又瞧了一眼米拉。

  “食尸鬼没有抓紧空隙进行袭击,虽然这使得战斗无法结束,但进入的僵持局面也仅仅是对我们单方面不利。”

  “它们是有机会,她,是有机会可以击溃我们而没有把握住。但如果——”

  “只是说如果。”

  “如果她的目的就仅仅只是消耗,使我们神经紧绷变得疲惫休息不足,烦躁,队伍当中出现分裂,而不是将我们屠杀殆尽呢?”

  “你的意思是魔女手下留情了?”刚刚起来的史蒂芬在十度以下的天气赤着膊这样说着,讲完就咬了一大口的面饼。

  “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为什么她要留我们——”

  “因为队伍里有她想要的某样东西,或者说,某个人。”精灵的声音在一旁响了起来,人们转过头望了她一眼,奥尔诺的神情有些复杂,几分言语难以形容的纠结使得她细小的眉头皱在了一起。

  无需再多解释,众人都知道她指的是自己。

  “这能被利用来作为己方的优势吗?”阿道佛斯这样说道,他不近人情的说法使得我们的小米拉也皱起了眉。这位圣骑士部长显然是一个为了达成目的什么事情都可以做的人,尽管理智上洛安少女也明白现在这种时候必须用上任何一切可以利用的东西才有机会赢,但她就是十分不喜欢对方这种果断反应过来将奥尔诺作为博弈筹码的做法。

  阿道佛斯的这种思维方式令她想起了康斯坦丁,两者虽然职业和出身都有相当大的差距,但在这种所谓“物尽其用”的思维方式上却是具有共通点的。

  假使可以利用,那么即便那个对象是个活生生的人他们也不会在意。

  ——既然他可以这样对奥尔诺,那么又有什么保证当自己站在那个位置的时候,他不会这样对你?

  女孩的思绪被贤者接下来的话语扯了回来。

  “这不是最重要的地方。”一如既往地,亨利比所有人都看得更深也更远,他直视着众人的双眼,奥尔诺和阿道佛斯都避开了那双平静但有夺人光彩的灰蓝色眼眸。

  “重点是,假使这一切都是她的计谋。”

  “那么魔女。”

  “恐怕已经不再是我们所想的那个幼稚单纯的个体。”

  他如是说着,尽管仍旧只是猜测推理。

  一股淡淡的不安,却开始缭绕在众人心间。

  迄今为止他们能获胜都是因为魔女尚不成熟,她不懂得调兵遣将不懂得人类的计谋与智慧。空有庞大的力量在手中却只知道一股脑地投入进去,尽管这也已经造成了足够的伤害,但仍旧无法与精打细算地运用能够造成的结果相比。

  他们拼命地追赶抓紧时间就是担心魔女进化与学习变得更加成熟,可如果她的进步速度远比人们所想的更快呢?

  “她应该还不至于我是说,也没有人在她身旁教她,只有本能的话——”迟迟醒来的菲利波加入了讨论的阵列,年青人顶着一头乱糟糟的黑发,与其说是真的这么觉得,倒不如说是在为了让自己心安才这样说。

  “巡回马戏团的驯兽师是如何令动物学会违背它们习性的表演的?”

  “做错了就会受到惩罚,而做对了,就会得到甜头。”

  “人类迄今为止的所谓战法和战斗技巧其实也无非是这样总结出来的,她经历了惨痛的失败,所以出现了改变,而任何她发现可以继续下去不会再有这种惨痛经历的事情,她就必定会继续下去。”

  “我所担忧的只是,这到底是出于未成熟者的本能和敏锐。”

  “还是她已经到达了关键时刻,需要再拖延我们一两天的时间。”

  “不然的话,你们不觉得,食尸鬼的攻击,来得有些晚了吗?”

  “”

  “先前与亡灵的遭遇是偶然,仅仅因为这些没多少肉的东西过于迟钝。地龙也显然不是她麾下所属,半个月的时间她有无数次的机会可以派遣食尸鬼来袭击我们,但就连队伍当中出现分歧开始有逃兵离开的时候魔女也没有出现。”

  “一直到现在。”

  “我们确实是逼近了她的所在逼近了她的势力范围。”

  “但如果这不是一种自卫性的被动防卫,而是意识到自己已经到了关键时刻所以才想要争取时间的话——”

  亨利没再说下去,话语到了这里也已经足够,沉默回荡在篝火的旁边,身后佣兵和圣骑士们仍旧在忙碌着各种事宜。

  “真是这样的话。”

  “就不妙了啊”

  来来去去的忙碌声音之中,篝火旁唯有阿道佛斯的一声感叹响起。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

看过《贤者与少女》的书友还喜欢